历史新闻

 历史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12

世界上公认日本民族是善于模仿的民族。不管是打火机也好,照相机也好,都能仿得真、学得像。有时比原来东西还巧些。他们不但对品物模仿,连风俗习惯 也一样模仿。人家吃西餐,他们也吃西餐。人家穿礼服戴高帽子,他们也穿礼服戴高帽子。人家打麻将,他们也打麻将。人家的女孩子穿热裤,他们的女孩子也穿热 裤。人家裸体往街上走,他们更彻底一点,裸体上教堂去行结婚礼。人家不道德,他们就更不道德。人家出卖盟友,他们会出卖得更彻底些。

老僧情愿到贵地去结这份善缘。”他毅然接受了邀请。但是纠众东渡并不是一件简单事。租赁一条肯冒险的船已经不易,船大人少也不能起航。他第一次想与 朝鲜的僧人共同组织团体,结伴同行。但是到了出发前,朝鲜僧人忽然刁难起来,诸多勒索,只有作罢。第二次他鉴于外国人不好惹,联合了各行业的信徒一百八十 五人。其中有画家、雕刻家、玻璃工人、刺绣工、碑石工等美术工艺人,并且带同了得意弟子祥彦、法进、思托等都是当时已有名望的后起之秀一同起航东指。不料 遇到了大风,还未出海船已翻了。鉴真几乎淹死,多少经典、佛像、佛具都漂失了。大量的食品、药材、香料等也都沉入海底。这次计划又失败了。但是他东渡弘扬 佛法的痴念并未为之打消。他想由陆路南下到福州之后,再乘船北上。那时出入境也已经有了限制,到处更免不了有小人进谗。不管是多么清高的高僧,在人地生疏 的福建,他不过是个老头陀,一纸小报告加上了莫须有之罪,官厅便禁止了他的行动。预备同行的日本和尚荣叡,还锒铛地下了狱。这次的计划又告失败了。到了唐 玄宗天宝七年,鉴真六十一岁,他再度偷渡,出海之后海上现出了蜃气,舟子把方向弄糊涂,又遇到了台风,一路往南吹,经过十四天后忽然看到了陆地,却是海南 岛的南端振州。只好登陆起旱,穿过琼州、雷州等瘴疠之地时,每个人都得了病,得意弟子祥彦和日本僧人荣叡都不堪其苦,挨到了端州病死了。鉴真受了瘴气,迢 迢旱路虽然回到了扬州,但从此视力模糊,两年以后竟为之失明。他虽然瞎了眼,但是此志弥坚。邀请他东渡日本的另外一位日本僧人普照,这时反而泄了气,到阿 育王寺里去修行了。一直到了天宝十二年杨国忠当政为宰相。杨国忠是个标准的贪官,死命地要钱,肯要钱就好办,一切法令限制自然大大松弛了。鉴真这才搭乘了 要归国去的遣唐大使藤原清河的副船一起出帆。谁知出到大海又遇狂风。藤原清河所乘的船一直吹到了越南,而鉴真所搭的副船,居然侥幸吹到了日本。有志者事竟 成,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。五次失败之后,鉴真达到目的。这次同行的只有二十四人,携带的东西也比第二次少得多。除了各种经典、三千粒舍利子、精美的佛像 外,有王羲之、王献之父子的真迹,现在这些都列为日本的国宝了。当时日本朝野震动,很受了中国文化的冲击。尤其鉴真坚忍不拔的毅力和他渊博的学识,赢得了 无限的敬仰,至今崇为人类最高典范。

噩运应验惨被千人凌虐。但是为了文化交流,两国之间的志士仍能往来不息。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,是由中国到日本去的鉴真上人。鉴真是扬州人,俗姓淳于。在唐朝,扬州是重要 的港口,一切得风气之先,出海远扬使人无限憧憬。鉴真十四岁就出了家,二十一岁时登坛受了具足戒。他专修戒律,在扬州开座讲授,前后把《大律》及《大疏》 讲了四十遍,《律钞》七十遍,《轻重仪》十遍,《锡磨疏》十遍。他精通三学三乘,穷究真理。除此之外,还建造了很多寺院、佛像,并开设了无遮大会,救济贫 病,亲自抄写的佛经共三万三千余卷,是一位饱学虔诚德行很高的高僧,四十余岁时已名满大江南北。日本慕名特别派遣了兴福寺的两位和尚荣叡、普照渡唐,敕令 他们先去留学,学成之后再邀鉴真到日本来传授戒律。荣叡、普照奉敕行事,他们苦修了十年之后,才敢去见鉴真,报告来意,鉴真答道:“以前就听说南岳的思禅 师,转世到了倭国为王子,兴隆佛法普度众生,最近又由贵国长屋王送来袈裟千顶,在缘边有诗,词曰:

噩运应验惨被千人凌虐。噩运应验惨被千人凌虐。本文摘自:《日本史话》,作者:汪公纪,出版:中国书籍出版社

据说他曾经为藤原仲麿的女儿算命,说她将来会被千人轮奸,在当时是骇人闻听的。仲麿位为右大臣,贵极人臣,千金之子,怎么会有这样的遭遇。但是后来果然在仲麿叛乱时兵败被俘,为乱军所辱。

唐朝初期中国和日本的关系越来越深了。中大兄皇子虽然在朝鲜白村江之战,被我唐兵以寡击众,三万精锐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,但他和他的心腹大臣藤原 镰足却不敢怀恨,反过来自知差劲,加紧地来学习了。他们派出去一批批的遣唐使和留学生到中国去吸收中国文化,这批人知道使命的重大也虚心肯学。那时行旅还 方便,只要能渡过对马海峡,便有中国驻军接应一直陆路送到长安。可是到唐军撤退后,新罗统一了朝鲜,这条快捷方式便被截断了。日本遣唐的船只便不能不绕道 而行,必须横渡大海,在苏、扬登陆。这条路不但远,也险。中国海的风浪来得很大,不是遭逢海难船破人溺,便是被吹到南洋去,因此变成一个充满了未知数的甘 冒生死的旅行。

山川虽异域,风月仍同天,以此寄佛子,来共结善缘。